欢迎光临凤台农村商业银行网站!
企业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文化 > 正文

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与不良贷款化解

日期:2019年05月04日 10:40 来源:  [关闭] [打印]



不良贷款是当前银行面临的心腹大患和最大的拦路虎。如何妥善处置化解不良贷款,关系到银行的发展、腾挪空间,乃至生死存亡大计。对付不良贷款这个威胁,大家想了许多点子,动了许多心思,处置过程中与借款人斗智斗勇,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大多从“术”的层面考量,用的是三十六计。最高超的处置方略是从“略”的高度理清不良贷款化解思路,必须运用《孙子兵法》。

欲讲清“略”,必须灌输2个理念,这是基石和前提。

一是不良贷款只是“放错位置的资源”,或者说是暂时性的实现效益的通道未打通的资产。

二是不良资产要经营,不是简单的处置。银行要建立经营不良资产的理念,不要一味的认为“天下不良一般黑”,对有重组盘活希望的大额不良贷款,坚持全员参与,精确分工,权衡利弊,时间换空间,目标将不良资产动起来,活起来,最终变为生息资产,甚至优质资产。

第一篇 诸葛亮与司马懿谁技高一筹

不良贷款处置化解之道,要先从大家耳熟能详的两个历史人物和两本书谈起。先问一个问题“中国历史上最会用计的人是谁啊?”事实上我问过很多人,答案都如出一辙——诸葛亮。但是按照《孙子兵法》对“计”的定义和标准,诸葛亮的“计”是不合格的,而且它每次最终都被司马懿计得死死地。

“孔明之智近乎妖”,大文豪鲁迅都如此评价诸葛亮的智慧,是不是太违反常识了。因为《孙子兵法》里面的“计”不是计谋的计,或者首先不是计谋的计,而是计算的计。计算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就是五事七计。“五事”是五件事,道、天、地、将、法。七计是七个科目,分别是“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

相当于现在写可行性报告,经常用SWOT分析,即分析优势、劣势、机会、威胁这四个维度。干一件大事之前,先做SWOT分析,充分比较、衡量、利弊分析。

“多算者胜,少算者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多算”不是说你算计得多,而是你通过“五事七计”的计算,算下来你的分多,胜算大,你就能胜;如果算下来你的分少,那你就胜不了。

下面我们把魏蜀吴三国做一个对比分析:

司马懿的魏国500多万人口,60万兵力;

吴国200多万人口,20万兵力;

诸葛亮所效力的蜀汉仅有不到100万人口,兵力不足10万。若要以10万兵要功打60万的大国,还要穿越秦岭蜀道的崇山峻岭,哪里有胜算的可能?

司马懿用的“计”是《孙子兵法》中计算的“计”,战略上的“计”。诸葛亮用的是三十六中的“计”,是奇谋巧记,是战术上的“计”。

综上所述,诸葛亮与司马懿谁技高一筹的答案,一目了然,高低立现。

第二篇 大额不良化解的“计中计”

从诸葛亮和司马懿两个老冤家多年缠斗全景式展现来看,战斗级,诸葛亮胜多败少;战争级,司马懿败少胜多;诸葛亮战术上技高一筹,司马懿战略上遥遥领先;局部战场诸葛亮拔得头筹,全局层面司马懿笑到最后。

天下道理是相通的。大额不良贷款化解处置要有全局观念,综合计算,利弊分析,使用孙子兵法之“计”:整体权衡可行、可控以后,方可实施。同时在实施过程中要精心组织,面对各类参与者和风险点,要千方百计,用奇谋巧记,熟练运用三十六计之“计”。统筹运用“计中计”确保顺利实施,达到胜利的彼岸。

大额不良贷款本着经营的理念,全面收集不良贷款信息,分类出需要退出的僵尸贷款、需要时间换空间的维持类贷款和有重组价值的不良贷款,在作出精确分类的基础上,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敬畏心态,锚定可重组的不良贷款全面介入调查,利用SWOT等多种分析工具,计算投入产出比,风险溢价水平,内外部环境,主客观因素,介入的时机和节奏,以绣花的精致提出可行性方案。可以说大额不良贷款的重组是智慧型的,是资金密集型的,是技术密集型的,不可妄动,动则有“毕其功于一役”的决心和驾驭能力。算准、算精、算细、算计周全方可动手,不能出现处置风险的风险,新增风险,扩大新的损失面。

重组化解大额不良贷款的顶层设计与具体策略:

一、对于准备重组的贷款要梳理底线思维,分析最坏的情况(底线)有多坏,做好预案。“一事一议”“一案一查”逐笔分析不良贷款的现状和未来可能,客户最坏可能达到什么状况。客户的最坏状况就是我们处置的底线。确定底线后,处置重组可能的结果只要高于底线,不新增信用风险,无操作风险和法律风险,要大胆的干,要全力以赴努力。衡量处置前后的利弊,只要利大于弊均可为。

二、责任认定和划分是不良处置过程中的关键之处。具体来讲就是操作责任和主体责任分离。责任的划分、认定和追究是重组贷款时经办人的忌讳之处。将贷款时主体责任和重组时的操作责任泾渭分明地设立责任边界是打消经办人顾虑的保证。主体责任不是赔偿责任,谁也赔不起。操作责任不是主体责任,操作只能解决部分或阶段性的风险,不能解决信用风险、市场风险。

三、大额不良资产处置的方向和方式,即小额、流动、分散、放低重心。一是承贷主体小众变大众,少数变多数,实质上是风险分散、风险转嫁问题,普通大众最接地气,最普遍,科学证明:重心越低越稳定。如项目贷款转为按揭贷款。二是时间换空间,借款期限与经营周期、回款周期匹配、对应。三是银行全程参与,掌控资金流、信息流、物流,把握节点和机会,适当注入信用和流动性,实现项目闭环,封闭运营。

四、化解大额不良资产遵循“等机会、抓项目、注活水、做隔断和调结构”的十五字方针:

等机会:借势,等待时机成熟,处置窗口打开,甚至主动创造机会。

抓项目:寻找产生现金流的项目,解决第一还款来源问题是关键。

注活水:精准注入新的信贷资金,封闭运行,用活水稀释不良坚冰,处置沉没、沉淀资产要“为有源头活水来”。

做隔断:设立风险隔离的防火墙,防止风险传染、风险扩大,得不偿失。

调结构:通过重组,要实现腾笼换鸟,抓住借款人核心资产、潜力项目、现金流项目和最关注、最舍不得的人或物,为未来的处置做好铺垫,嵌入楔子,埋下伏笔。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大额不良贷款化解重组既要谋全局,又要谋一域,既要运用《孙子兵法》的“计”,事先谋划好、设计好,也要运用三十六计的“计”,组织好、操作好。

第三篇 小额不良贷款清收的“阳谋诡计”

阳谋与阴谋不同,阳谋就是正大光明、因势利导地使用“三十六计”当中的“诡计”。不良贷款清收时银行是代表正义的一方,站在道义的高度做催收、要贷款、维护合法的债权。但因为小额不良贷款的涉众性、分散性、复杂性,必须走劳动密集型的人海战,维权方法上七十二变,三十六计,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走寻常路。

在战术选择上,采取太极、外圆内方等策略。小额不良清收人员必须发挥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的精神,能屈能伸,能唱黑脸能唱白脸,不怕黑不惧白走“灰道”,体现原则性和灵活性。小额不良清收工作不能太直,也不能太曲,太直容易折断,太曲容易失去自我;不能太方,不能太圆,太方阻力大,太圆失去原则,外圆内方。总之一句话,要用阳谋诡计。

在清收队伍建设人员选聘上,要遵循“五湖四海”和“门当户对”用人原则,用人之长,避其之短。所谓“五湖四海”例如《水浒传》108将,既有“鸡鸣狗盗”之徒-----鼓上蚤时迁,也有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神行太保---戴宗,在关键时刻都能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所谓“门当户对”,对于不良贷款有着形成原因的多样性,产生背景的复杂性,欠款人的三教九流特征,与之对应的清收人员如果是职场的“小白兔”将胜负立现,分秒碾压。反倒阅人无数、会把脉问诊的“老中医”,过桥比过路多,吃盐比吃米多的“老江湖”是清收队伍的“不二”人选。

兵无常法,水无常形,不论是大额不良贷款还是小额不良贷款的处置清收,要立足实际,一事一议,不论是算大帐还是算细账,都要算好账;不论是用三十六计,还是用孙子兵法,都要用智慧、用方略。

                            凤台农村商业银行  刘荣海